凉王张茂为何力排众议修筑灵钧古台?

在历史的隧道里,先有灵钧台,才有海藏寺(又名清化禅寺)。海藏寺的历史不过769年,而灵钧台的历史则有1700多年。寺在近800年里风雨飘摇,屡毁屡建;台在1700年里固若金汤,根基牢实。台是寺的根,寺是台的枝。枝的俏丽源于根的老虬。

台上被烟熏火燎过的难辨尊容的《晋筑灵钧台》石碑,也只冷寂地写了一句“东晋明帝太守中凉王张茂立古台”。《晋书•张茂传》清清楚楚地记载了张茂修筑灵钧台的故事:张茂修筑灵钧台的决心非常大,曾不顾朝臣反对和人民的怨恨,先后两度启动了筑台工程。太兴四年(321年)二月,张茂修筑灵钧台,周围有八十多个城墙,地基有九仞高。但是,武陵人阎曾夜晚假称张茂之父张轨前来质问责骂,坚决反对。太府主簿马鲂等人也劝谏张茂不宜大兴劳役修亭筑台。张茂迫于朝中反对势力,就暂时停止了已经筑成一半的灵钧台工程。然而,未至两年,太宁元年(323年)秋天张茂再次启动了修筑灵钩台的工程。别驾吴绍仍以劳民伤财为由再次带人劝谏。张茂置之不理,执意颁令修台。

《晋书·张茂传》称“茂雅有志节,能断大事”。张茂为何要力排众议,决心修筑灵钧台呢?整个传记中都没流露出他的半点心迹,但后人有两种说法:一种是张茂为其亡兄张寔修“宁陵”而筑台,一种是由于武威城北地势低洼,张茂为补姑臧大城西南高东北低之风水格局而筑台,只是这两种说法无从考证。

未筑台前,那圣井不是井,而是一股清清的泉水。张茂为保住这清泉,办法肯定想了不少。于是,在公元321年,成群的民工抬着芨芨筐在湖泊涧泉间穿梭,一筐筐的黄土涌向了城西北张茂圈定的那块圣地,打夯的号子开始日夜不停地在在工地上嘹亮地响着。每垒高一层土,工匠们往圣泉的周边放几层青砖,泉水依然咕嘟咕嘟地往外冒,边冒,民工们边用盆盆罐罐把水舀走,或洒在一层层的夯土上。等到九仞高台筑成,那泉眼也被青砖镶成了一口下大上小的台上之井。

自古以来的井,往地下打;灵钧台上的井,却往上夯。这就是张茂在1700年前给武威人留下的自然与人文巧妙结合的艺术杰作。对于千年后的今天,生态极度脆弱的西北来说,张茂呵护自然的奇思妙想,对今人启迪更大。